Voila, Che Gioia Vivere!
是吧!歡樂呀!生命~~
既然前幾天提到那首「魔笛」裡面夜后的詠嘆調「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地獄的憤怒在我心中燃燒)是個好強鬥狠的展現!(眼神要銳利,說話要大聲,音調要尖銳,肢體動作要誇張,然後展現所有的優越感和決心!)同樣展現無比決心的詠嘆調還有另外一首,不過風格是完全不一樣。這個從羅西尼(Gioacchino Rossini)的喜歌劇「塞爾維亞的理髮師」(Il barbiere di Siviglia)之中選出來的女主角羅珊娜的詠嘆調「Una Voce Poco Fa」(我聽見一點聲音)就是完全走個輕鬆喜悅但是一樣展現了無比的信心(怎樣也要得到我的愛人)!

我最喜歡的版本是號稱「世紀女高音」或是「歌劇女神」的卡拉絲(Maria Callas)版本。有多喜歡哩?從維也納往薩爾斯堡的火車上就只有一直反覆聆聽這一首就是了!其實我平常沒有那麼迷戀歌劇,尤其沒有迷戀什麼女聲的詠嘆調。2000年年底,我和同學周遊歐洲列國(從英國曼徹斯特出發,柏林、漢堡、維也納、薩爾斯堡、列支敦士登、蘇黎世、琉森、茵特拉肯、策馬特、日內瓦、巴黎,再回到英國蘭開斯特)的時候,途經維也納,當然也就不能免俗地去看了歌劇。嗯,不過人家是高雅地穿著晚禮服坐在一排排座椅上,我們則是穿著隨便的牛仔褲,站在後面的站位。雖然票價便宜是真的很便宜,但是站完一整齣「費加洛婚禮」之後,腳真的是快斷了。之後,在還在興致很高昂的時候,就敗了一片卡拉絲的精選。(明明我在台北就有一本四片一套的她的大精選,但是那時候並沒有帶來歐洲,所以,還是衝動地又敗了一張兩片一套的小精選。)然後,才有那個反覆聆聽的題材。

說到羅西尼的「塞爾維亞的理髮師」,其實可以說是莫札特的「費加洛婚禮」的前篇。因為是喜劇,所以當然整齣歌劇走個輕快愉悅風。不過,這兩個人的人生際遇就差很多啦!兩個人都可以算是寫歌劇的天才寫手,但是一個人卻寫到窮困潦倒(莫札特),年紀輕輕就掛掉;另一個則是操作得當,名利豐收,一生享受,除了是個歌劇寫手還是個美食家,人生足足是另一個的兩倍長(羅西尼)。羅西尼讓當時十九世紀的歐洲注目的開始就是這本歌劇「塞爾維亞的理髮師」。首演的那一年他才二十四歲,可以想見當時意氣風發的樣子。所以,當然作品之中也是充滿了「青春無敵」的那種自信。

與「費加洛婚禮」都同樣改編自法國作家波馬榭(Beaumarchais)的作品。這本「塞爾維亞的理髮師」竟然只花了羅西尼十三天就完成了!當然,要多產,作品之中可能就會被發現其實有些段落與其他作品之中的另外一些段落似曾相識…不過,如果搭配的好,其實,又有什麼不可以哩?(反正都是同一個人寫的呀!)

回到這首詠嘆調,其實也就是女主角羅珊娜吐露心聲,「我一定要得到那個Lindoro的愛,不怕任何阻擋」。然後她也完全走了個「小花」風,歌詞之中還唱到「我是如此甜蜜,我是如此溫柔,blah blah blah」,也就是說「是哪個笨蛋才會不知道要把美好的生命浪費在美好的我上面呢!?

卡拉絲的巔峰時期是從1953年起的十年。那時候的她減肥成功(據說是從108公斤恐龍妹的身材急速減掉48公斤然後一躍而成米蘭的時尚女郎),然後也當然就成為了二十世紀第一個讓整個國際迷戀的歌手。(沒錯,因為那時候貓王和披頭四都還不見蛋,所以在那個年代能夠跨國一場一場演唱會巡迴下去的還真沒有幾個哩!)不過,卡拉絲讓人迷戀的一點到不是因為唱腔或是音色,而是那種歌聲之中的戲劇性,她的演唱會讓你覺得「咦,好像就是劇中那個人活生生地唱給你聽」,而不是「啊,這個歌者唱的真好…」

當然她後半生因為與希臘船王歐納西斯的牽扯瓜葛很讓人心碎,但是她再黃金時期展現的豪氣和風媚才是真正讓人不得不佩服的。這從她的一些語錄之中就可以看出來…譬如說:

「親愛的,不要跟我講規則。有我在的地方,由我來定那些該死的規則!」
「我不會消滅我的敵人,但是我要讓他們跪地求饒。我會做到,我可以做到,我必須做到!」
「有些人說我有一副美麗的嗓音;有些人不以為然。這是個人意見而已。我想說的是,不喜歡我的嗓音的人不必來聽我演唱。」

看著她兩段分別在巴黎(1958年)以及漢堡(1959年)的現場演唱,雖然就只是演唱,但是你一樣可以感覺到那種意氣風發的驕縱決心和一股愛情的喜悅從她的歌聲之中透露出來。那不就正是歌劇之中的羅珊娜嗎?我是這樣想的。

Paris

Hamburg

有趣的是,貴婦就是貴婦,隨便一個眼神和手勢就可以把閃亮亮的鑽戒順便帶了出來,衣服和首飾的搭配也是經過設計,就算是五十年後的今天,一樣看起來毫不失流行。(女神就是女神!)

<歌詞>
義大利文:
Una voce poco fa
qui nel cor mi risuonò;
il mio cor ferito è già,
e Lindor fu che il piagò.
Sì, Lindoro mio sarà;
lo giurai, la vincerò.
Il tutor ricuserà,
io l'ingegno aguzzerò.
Alla fin s'accheterà
e contenta io resterò.
Sì, Lindoro mio sarà;
lo giurai, la vincerò.
Io sono docile, son rispettosa,
sono obbediente, dolce, amorosa;
mi lascio reggere, mi fo guidar.       
Ma se mi toccano dov'è il mio debole
sarò una vipera e cento trappole
prima di cedere farò giocar.
 
<英文>
A voice has just
Echoed here into my heart
My heart is already wounded
And it was Lindoro who shot
Yes, Lindoro will be mine
I've swore it, I'll win
The tutor will refuse
I'll sharpen my mind
Finally he will accept
And happy I'll rest
Yes, Lindoro will be mine
I've swore it, I'll win
I'm gentle, respectful
I'm obedient, sweet, loving
I let be ruled, I let be guided
But if they touch where my weak spot is
I'll be a viper and a hundred traps
Before giving up I'll make them fall
 
<中文>
我聽到美妙的歌聲在我心中輕輕迴響
他使我的心激盪,甜蜜的愛情令人神往
啊!林多羅,我願意佔有你的心房
我的那位監護人想把好事來阻擋
但是我也會撒謊,把一切安排妥當
我多麼溫柔,我多麼嫻靜
我多麼順從,我多麼聽話
但是如果有誰膽敢冒犯來干擾我的計畫
我就會如同蛇一般狡猾
我有著千百種絕妙的好辦法,我的手段千變萬化

Posted by bryan197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6)

Post Comment
  • 西岸閒人
  • 嗨,布萊恩。

    (剛剛打了半天,沒想到PIXNET居然來個系統維修中,就全部不見了。#$@%!)

    最近讀了你幾篇關於女高音的介紹,不禁想起大學初嚐歌劇的種種回憶。

    大學前基本上對女高音是敬謝不敏的,只覺得她們的唱腔簡直是從另一個星球傳來的魔音。但是沒想到後來識得箇中滋味後,就欲死欲仙欲罷不能了。

    你說的卡拉絲四片一套的精選,當時我當然也假裝有氣質地買了。只是跟你一樣,離開台灣的時候沒有隨身攜帶,再加上有一張CD好像根本不見了,現在耳朵癢想聽的時候,只得上YouTube巡巡。

    不過你這些音樂介紹中,最讓人愛不釋手的還是佛羅倫絲女士。介紹她給一些朋友之後,大家都愛上了她無人匹配的勇氣和悽美絕倫的歌聲啊!
  • bryan1974
  • 西岸閒人,

    真是苦了你呀! 有沒有順便去買樂透呢? :P 那個運氣應該可以至少中個小獎喔! :P

    在阿左的部落格之中可是有完整的佛羅倫斯女士的介紹喔! 一定不可以錯過!

    至於卡拉絲, 唉, 怎麼這一篇的瀏覽人數還真是創新低呀!? 真的是因為女知青自high過頭了嗎? 嗷嗷嗷~~~
  • 西岸閒人
  • 呵呵,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曲高和寡吧!:-)

    阿左的詳細介紹早就拜讀,那篇文章正是引領我進入佛倫倫絲女士藝術殿堂的火炬,當時笑到抽筋。

    鼓勵你有空繼續自嗨啦。
  • bryan1974
  • 所以我現在要走男中音路線. :P
    這樣就不會曲高和寡了! 哈哈哈~~~ (完全在亂~~)
  • Torii
  • 其實我本來是不聽女高音的,總覺得那種掐著脖子唱歌的歌聲,實在是很違反人性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房子裡面有女人被虐待高聲狂叫

    後來,在很榮幸的認識林太太之後,經過他的調教,總算開始能接受女高音
    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中,我聽到了一個驚為天人的聲音
    是的,就是你前一篇裡面所提的夜后抓狂的那一段
    是一個朋友轉給我的 mp3 ,裡面有一個女高音唱這段女人發瘋的歌曲
    可惜不知道是誰唱的,而 mp3 的聲音總是覺得不足
    為了要找到我聽到的那段,尋尋覓覓了許多年
    結果發現
    不是每個女高音都能夠把那一段歌劇給唱的淋漓盡致
    也因為在尋找我當年聽到驚為天人的版本的過程
    慢慢的習慣也喜歡上「有能力駕馭聲音」的女高音的聲音

    很高興可以在你的部落格裡面聽到了這麼好的另一個好聲音
    有機會我會去找來聽聽看

    另:古典音樂本來就是 知青/女知青 自high的娛樂
      你的分享能夠讓連女知青都沾不上邊的我也開始領略聲音的美好
      也是功德一件啦!

    在另:後來我又不小心聽到了當年夢寐以求的夜后版本
       就是晚上大概九點左右在中天新聞頻道的「文茜二重奏」的主題曲
       可惜還是不知道到底是誰唱的那個版本
       雖然BBS上有好心人告訴我
       但音癡終究是音癡,還是不知道他講的到底是誰的哪一張
       不過知道還能有機會可以找的到,心裡就很高興了
  • Edward
  • 你聽到的那個非常流暢的花腔女高音
    就是之前借給你的魔笛精選中的版本
    由荷蘭籍花腔女高音Christina Deutkom演唱的
    有去買魔笛的CD時, 看到這個人的名字, 把CD買回家
    就可以聽到你想聽的聲音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