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傍晚的班機從台北飛往大阪。目的地是關西國際機場。上一次飛台北-大阪這條航線是一九九一年的二月,跟著救國團海外青年活動從大阪、京都、名古屋、富士山滑雪到東京。那時從大阪進入日本,機場是大阪國際機場。現在那個機場則多半加了「伊丹空港」的說明在後面,好和現在真正國際線的大機場,「關西」作區別。十五年前對於大阪機場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我僅只記得有一排綠色的公共電話。不過,既然這次入境的機場也是個新的機場,就算有舊的記憶反正也不會派上用場。於是,不如期待這個新機場的一切吧!

我在飛機上小歇了一會兒。空姐收走餐盤的時候我都不記得了!想必是前兩天從阿姆斯特丹經香港到台北的疲憊終於反擊。醒來的時候,座艙長已經宣佈準備降落事宜了。不久,機長也做了確認。這時候,我剛好瞥頭看見一個美好的夕陽。閃著紫紅色的光芒準備落入雲海。天邊是一條線的晚霞。我感到十分興奮,還轉頭叫了媽媽一起看。因為從台北飛往歐洲的班機都是夜航,而反方向的班機雖然是下午起飛,但是夕陽落下的方向是飛機尾巴的方向,所以我鮮少有機會注意在飛機上看見的夕陽。

碰巧,之前念過一些關於京都的書籍,好像其中有幾本就把京都形容為一個夕陽都市。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日本發展的大重心早已經移往東京。接下來的順位,自然是大阪、名古屋。京都被塑造的形象似乎是日本的傳統文化代表。因為傳統的重要,所以京都在形貌上或是精神上都揹了一個維護日本傳統的包袱吧!那些政治上的風采早已經移往東京,商業、工業的重要性也都不再是以前京都還是全日本首都時候的態勢了!所以,就如同無限美好的夕陽一樣,京都之於日本,是美好而且珍貴的無限文化回憶。當然,善於包裝的日本人自然有那個本事把這樣美好的夕陽繼續包裝向全世界的文化愛好者推銷。因為遊客絡繹不絕,所以這個美好的夕陽距離日落黃昏非常遙遠。

加上這一次的京都遊,我總共到過京都三次。前兩次都是走馬看花。第一次,就是跟著救國團海外滑雪團那次。我們只點綴性地造訪了東本願寺和平安神宮以及奈良的東大寺。第二次,怎是一九九三年的時候,隨著大學的社團到日本參加三個學校的招待。東京、大阪、名古屋各一星期。在大阪的時候,大阪大學的姊妹社團也帶著我們一遊京都和奈良。奈良依然是東大寺作代表;京都這一次則是清水寺還有在東山區周邊的一些其他寺廟。

也許,你這樣讀著也就可以發現一些蛛絲馬跡。是的,旅行團走走看看的就是那些地方。當然,我頭兩次的行程雖然不是典型的旅行團路線,但是也大抵可以知道「救國團」和「日本在地大學生」是怎樣看待「京都」的:如果只有一天,你會帶一個沒有到過京都的人去哪裡體會京都?

這第三次的京都行則是我自己主導的。自從日本開放台灣人可以免簽證觀光旅遊三個月之後,我一直就有要趁回台灣放假的機會順便繞去日本一遊的想法。原本,最先的計畫是要與愛德華和布魯斯繼泰國之行之後再來一個欣賞櫻花日本行的。但是後來我自己公司的事情一忙,布魯斯也沒有空檔,最後真正可以成行去看櫻花的只有愛德華。而我把日本的旅遊計畫延到五月上旬,日本黃金週之後。雖然,櫻花已經繽紛落地,但是我心想,總還是可以四處逛逛走走,於是拉了媽媽同行,造訪日本的古都,京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yan1974 的頭像
bryan1974

Brilliant Bry *:歡樂吧!生命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