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服兵役義務的不願役來說,大家對於當兵那段從以前三年到現在十一個月的生涯都是以「休假和退伍才是真的」為最高指導原則。所以,在基層連隊裡面如何「求生存」和「摸魚不要摸到大白鯊」就變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當然這不是什麼光明磊落的事情,但是在中華民國國軍那麼黑的環境裡面,每一個當過兵的人學到的不是什麼男孩變成男人的過程,而是當世界那麼黑暗的時候,怎麼好好「撐過就是你的」到達退伍之後的海闊天空。

 

對於軍事系統,他們要的就是體能超人。如果你的體能好到無人能及,基本上訓練系統的士官就不會管你。因為如果他們體能沒你好,操你只是找自己晦氣。如果體能不好,那就要當心了。好在如果是大專畢業,好歹還有點專長(至少考過兩次聯考,頭腦應該不是壞掉的),所以辦業務就可以變成保命牌。但是,沒有什麼業務牌是可以金的,尤其當你的階級是在手臂上而不是肩膀上的時候。那麼有個肩膀上掛槓槓的可以照顧你,或者有梅花或星星可以照亮你,那你的牌子會更好用。

 

每一種業務都有他可以躲訓練和摸魚的方式。人事、情報、後勤、彈藥、行政、調度、保修、政戰(甚至伙房),雖然涼爽辛苦有差別,但是在軍隊裡面,沒魚蝦也好,可以有所依靠總比無依無靠好。但是弔詭的是,作戰訓練也知道這些業務打混的打混、摸魚的摸魚,但是通常不會積極挑明而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原因就是,這些業務他們不是弄不太清楚,就是不想因為找你麻煩而搞到出包,然後更上面一階級的人跳下來釘他們。所以雖然他們眼紅地看得牙癢癢的,也願意在你沒有過太爽的情況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所謂的過太爽就是出了太多非體力活的公差、出營洽了太多公、一天不見人影脫離他們實際掌控的時間(譬如在保修廠修車、彈藥室保養槍械彈藥、整理後勤倉庫)太久之類的。所以,就算是業務士和兵也要適時地、偶爾地跟著部隊出出操讓訓練士官們操一操,然後隨著時間過去,後面更菜的梯次進來之後,訓練士官自然會轉移注意力。

 

因為辦理業務的關係,自然會和其他營級、旅級軍官有所交流。而所謂保護的交換就是如果你的業務是辦得好,自然在這些軍官前的形象就會比較紅。紅的時候,就算有人要找你麻煩,只要這些軍官願意適時站出來調停或者打通電話跟他的學長、同學、學弟們說一下,也許那個麻煩就可以不了了之,至少再往後遞延一陣子。如果運氣好,就遞延到你退伍了。就算運氣不好,下一次一樣再繼續把麻煩搓湯圓搓掉。

 

志願役軍官們求的是晉升,所以如果所轄不出事、業務不出包,他們是很願意把士官兵之間的摩擦「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訓練士官大部份也是希望打混摸魚然後一直待在部隊,享受薪資和種種優惠,譬如水電半價和免所得稅優惠。但是他們之中很多人常常只是因為以前在學校的挫折自卑以及之前在幹訓時受的鳥氣累積,外加「看不慣某些人那麼涼」的見不得人好心態而有時會走火入魔地幹兵玩兵弄兵。至於義務役,當然是希望早早退伍、平安退伍。

 

所以基層連隊的生活說穿了就是一群心思各異的人被聚集在一起。能做的不是什麼保家衛國的事情(保家衛國大概就是出現在天災之後救災的時候吧!),而是在這個封閉的環境之後,學習怎樣適時的利益輸送、適時的展露你的權力而去換取一時片刻的安全和寧靜。然後用那樣的一時片刻累積成服役時間的終於過去。

 

所謂的「不長眼」和「白目」就是在服役期間不小心踩到了以上「活動範圍」的紅線。踩紅線的結果輕則體能訓練、禁足,重則關禁閉、判軍法。

 

所以我想中華民國國軍的關鍵字大概長久以來都是「黑」吧!

 

為什麼軍人的社會地位一直無法提升?為什麼軍隊的形象一直很差?因為這樣的軍隊生態數十年如一日。社會上的男生絕大多數都當過兵,也就是他們都親身經歷、親眼目睹過這軍隊的靡爛。

 

不要以為廢了國防部,解放軍打來,台灣就完了。從國軍退伍的義務役大家都知道中華民國的國軍戰力很有問題。就算這個已經廢掉的國防部沒有形式上被廢掉,實際上能夠在有外來武力攻擊台灣的時候打幾天仗都很讓人懷疑。

 

每一個義務役離開軍隊之後,其實除了軍營的鬼故事之外,所有男生聚在一起「比梯次」、「想當年」的談天在本質上都是對於當兵那段期間所受的氣和心理壓力的舒壓方式。

 

也許我們以為隨著時代進步,隨著每一次參謀總長下達不可以老兵欺負新兵、不可以不當管教的時候,軍隊也會跟著改變。事實上並沒有。我們離開軍隊之後,我們忘記了那些國軍裡面從來沒有「追究真相」而只有「敷衍應付、求過關、求時間淡化」的掩蓋作為。

 

舉兩個例子。

 

打靶之後要上繳已使用的彈頭。但是時有所聞,彈頭不見了。但是連上主官總是有辦法透過學長、同學、學弟去弄來彈頭充數。如果彈頭多了,當然也會留下來,不會上繳,以備不時之需。

另外一個例子則是軍隊裡面的高裝檢。每每在高裝檢前,連上長官會口口聲聲提醒甚至恐嚇全連誰裝備有問題和出包一定嚴懲。但是不管少什麼,或者多了什麼,很神奇地,在高裝檢那一天都會適時地出現或者消失。也是多虧了連上長官的那些學長、同學、學弟們。

 

對於「(死)老百姓」們來說,我們要的真相國防部給不了。國防部說的「保家衛國」的國軍軍力我們要多加考慮的是這個說法中的「真相」還剩下多少。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