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la, Che Gioia Vivere!
是吧!歡樂呀!生命~~

120428 Athens 199  
知道我決定去雅典旅行之後,總是有友人問起為什麼挑選這個時機。「在希臘崩毀之前,趕快去雅典看看那些已經沒剩下多少石頭的遺跡吧!」我這樣開著玩笑。行前,還有朋友特別叮嚀雅典最近很亂,要我千萬小心、注意安全。

的確,自從金融危機像是海嘯一樣席捲全球之後,歐債出了問題,希臘就一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這個國家是怎樣作帳作進了歐盟和歐元區,又是怎樣在倒債邊緣被歐盟硬架上了節省開支的撙節措施,一直是從去年到現在的新聞焦點。在西北邊歐洲流著汗拼命工作的人直覺覺得東南邊那些躺在地中海旁邊曬太陽,一天到晚喊著「明天、明天再作」然後五十五歲可以退休等政府供養的人太爽,而不願意自己的政府拿著前去紓困那個破敗的角落,儘管好多經濟學家、政府官員聲聲警告,那個角落的破敗可能引起整個歐盟和歐元的崩盤。整齣荒腔走板的歹戲竟然在一個年邁的藥劑師日前在雅典的憲法廣場上飲彈自殺時達到一種不知道該怎樣感覺的高潮。

我在希臘大選〈五月六日〉的一個星期前,四月二十八日,到達雅典。

出發前,我隨手拿了一本早先在台北購買,但是還沒有來得及看完的書。在飛機上坐穩之後,拿出來。陳文茜的《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

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這本書裡面花了極大的篇幅在講這過去四五年以來金融海嘯,從美國到冰島,歐豬繼續上演拉扯德法的難看戲碼,還外加中國崛起和阿拉伯世界那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希臘,何德何能地就在這本書之中擔綱主角。猶如希臘戲劇亙古不變的主題一般,掙扎、掙扎、掙扎。

去雅典的班機還是滿座,看來夏天一到,大家還是習慣性地朝著蔚藍澄澈的地中海奔去,藍天白雲,多好!但是一面看著書,我的心情反而沉重了起來。雖然只是個三天三夜的小旅行,而且也只是在雅典尋訪古蹟而已,但是我實在不知道我會預見怎麼一個樣子的雅典。

清晨兩點半,我站在雅典機場外的巴士站,搭上機場巴士,朝著憲法廣場前進。

原本我很擔心在自戕老伯之後,憲法廣場會是怎樣一團亂。但是一路上午夜街景一如其他國家平常地安靜,一直到進入非常中心的市區才開始感覺到車流量多了一些些。這又似乎好像沒有新聞媒體上那些報導般的誇張。在憲法廣場下了車,仍然有計程車司機來兜問生意。我獨自扛著背包走向約默十五分鐘腳程外的旅館,在某些路口遇見仍在執勤的警員。除此之外,雅典一如其他城市一樣地在夜色中沉睡。

朋友問起我,雅典街頭是否有很多人翻著垃圾桶拾荒,因為法國媒體這樣報導著。星期六早上,我的確看見一個黑人翻著垃圾桶找東西,但我懷疑他是合法的移民。似乎這個城市其實跟我2001年造訪的希臘印象一樣,並沒有改變什麼。只是,旅遊書上提醒的「雅典的物價是歐盟區數一數二的高」的這一點,似乎已經不是這樣了。飲料、食物的價錢感覺起來沒有特別昂貴,倒還比荷蘭稍稍便宜一些。

走進販賣紀念品的小店,似乎每一家店都在打折。而且折扣至少有二成。在哈德連圖書館對面的小店竟然在我還沒有開口之前,就直接跟我說「對折」,而且是那種標價原來是十五歐元,售價只剩六歐元;標價二十歐元,售價只有八歐元的折扣。我的直覺是「所以你們以前是怎樣海削凱子觀光客呀!」又或者,「真的生活困難到要這樣削價求售?」

在旅途中認識的朋友提醒我,其實雅典還算是平靜的。真正的問題恐怕是在出了雅典的鄉村地區。也是吧!現時希臘全國的失業率逼近21%,如果大部分的就業機會在首都雅典,那雅典之外那些地區恐怕失業率更是飆高!他說,根據他們公司當地的經理的說法,出了雅典就要分外小心,因為失業率高的地區,治安就不好了。

在雅典的第一天,氣象預報下午會下雨。果然,五點前後,天空上就凝聚了一大片烏雲。站在衛城前方的大石頭上看著山頂上帕德嫩神殿就是一幅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景象。我於是沿著山下的步行大道散步回旅館。

經過衛城博物館的前方,我抬頭剛好看見兩根旗竿上的希臘國旗和歐盟旗幟。風很大,後方的雲很黑。兩張旗子都已經有些毀損,但是依然迎著風飄揚。突然我覺得這真是一種諷刺。這就好像此時今日,希臘和歐盟之間的關係。

五月六日的希臘大選結果,原先執政的兩大黨合起來拿到的席次並未過半,那些反對撙節措施的政黨反而在席次上大有斬獲。如果希臘新的政府無法執行與歐盟說好的撙節政策,恐怕未來希臘的經濟前景和金融財政狀態還有得動盪。

但是那一天,後來大雨並沒有降下。滿佈天空的烏雲還是散去了。隔天,晴空萬里陽光燦爛。

也許,在這麼百般無奈又悽惶蒼涼的態勢之中,我們還是應該要有一絲絲希望。
120428 Athens 205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肚D
  • 喜歡這篇文章.我也很想現在到希臘走走.如同我大學老師在柏林圍牆一倒隔幾天就到東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