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激情的選舉語言充斥耳邊的時候,被犧牲掉的往往是獨立思考的理智。

 

我一直認為,選舉這種事情,選民越冷靜,選舉的結果會愈好。但是,候選人往往不這樣想。參選的人都有既得利益,所以他們要宣傳,他們要鼓吹,他們要用那種「革命的熱情」去吹捧起來人民心中的星星之火。而且要用對他有利的風向吹,才能吹出他要的燎原之勢。

 

但是,這一點宣傳和鼓吹如果失去的「自制」能力,就極有可能變成民粹的乾柴烈火。當我們身邊的朋友們開始在選邊站之後,又開始惡言相向、彼此攻訐的時候,如果你夠冷靜,你就知道那些參選的人、政黨是怎樣堆疊起來柴火又狠狠燃燒。

 

每一個人都有他的成長背景和思考模式。而這些成長背景與思考模式都不盡相同。而歷史事件的影響就是在於在這些成長背景和思考模式中刻鑿了不同的痕跡。但是民主可貴的價值是在於,無論你同不同意對方的意見,對方的意見都需要被尊重。這個尊重的水平就是來自於自制力的拿捏。也可以說,就是國家公民敎育培養出來的公民素質。

 

我其實覺得台灣社會/選民最大的問題其實是在於自信。小島小民,站在大國旁邊就覺得自己矮了一截。小黨小民,站在大黨旁邊就覺得自己矮了一截。小城市小民,站在大城市旁邊就覺得自己矮了一截。但是真正矮了一截的不是資源,也不是經濟,而是自信。

 

我還是相信「態度決定高度」。當我們社會的態度沒有調整,不管選再高的職位,最後都被拉下來在泥巴裡面打混戰。而社會的態度要怎麼調整?難道要靠那些有既得利益需要守護的候選人嗎?還是該寄望誰?

 

我想,還是從自己開始。尊重他人、尊重自己。獨立思考,冷靜選擇。很多語言只是選舉的激情,選舉過後就煙消雲散;很多政策白皮書也只是選舉的宣傳,選舉過後就灰飛煙滅。

 

公民教育告訴我們,人民是國家的主人。那些任公職的,只是「人民的公僕」。我們自己在商業公司中任職的時候,要被老闆要求的KPI綁的死死,要表現出績效;我們當老闆的時候,幫我們做事的那些公僕不也應該如此被考核和評量嗎?

 

但是,執政的、在野的、做事的、說話的,你都拿出一樣的標準評量了嗎?你是老闆,這些競選要拿你一票的人有足夠的績效說服你投他一票嗎?很多可以做、該做,但是沒有做的事情在選舉期間被拿出來當成支票開;很多長久以來做對的、做錯的事情,前面的故事被忘記,最近的記憶反而凌駕一切。這些都是一個對自己負責任的選民應該要思考如何撥去眼前這片煙霧彈而去釐清和評鑑的。

 

所以這些評量需要冷靜的思考,而不是激昂沸騰的熱情。

 

我比較期待的,不是朝夕之間全民就都變成能夠獨立思考的人。那樣的想望未免太天方夜譚。但是可以期待的是,愈來愈多願意獨立思考的人逐漸去影響身邊的親朋好友。這個社會需要重建對於自己社會的自信。不然險峻如此的世界趨勢和經濟困境,無論檯面上誰當選,沒有自信的社會都不會好過,沒有自信的人民也都不會有好生活。

 

沒有自信的人民就是被投機的政客綁架;擁有自信的人民才能夠驅逐政客,真正選出政治家來為大家做事。

 

與其期待某某人勝選來把國家帶到哪裡去;不如期待有自信的選民。當你有自信的時候,有能力的人不可能錯到多離譜。國家社會這個大機器,如果方向對了,剩下來的只是時間問題。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