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大膽地假設:每一個父母最初最初都是愛他們的小孩的。身邊開始有朋友和同事懷孕、生子。自己的家庭裡面,表哥表姊表妹表弟也都紛紛結婚、懷孕、生子。當突然有一天自己的「稱謂」突然從哥哥弟弟這一層變成叔叔舅舅的時候,那一種感覺真的很難言諭。但是接過小嬰兒抱在懷中的時候,突然就可以體會小時候爸媽口中說的怎樣把屎把尿的感覺。喔!只不過,我們這些叔叔舅舅只是把玩而已,等到小嬰兒因為尿了、餓了、驚了而啼哭的時候,他們的爸媽就會來把他們領走,把屎把尿餵奶哄睡去了!

 

看見父母這樣無我地照顧他們孕育出來的小生命,我相信,他們所作所為都是出自「愛」。無論他們是不是那種把「愛」常常掛在口中的人。

 

我一直很支持性別平等教育要從小教起。我實在想不出一個理由可以讓一個愛小孩的父母拒絕從小教育他的小孩關於性別平等的概念。

 

中華文化下面,常常父母的所作所為都是預備在身後留給他們的小孩。也就是我們常常聽我們父母掛在嘴邊說的,「這輩子喔,欠你們的啦!你們這些討債鬼。」但是,他們還是無怨無悔地付出和貢獻。很簡單,就是為了孩子們好。

 

某些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納入國中小學教育的為人父母就是打著「那麼小教這個,不就是要污染我們家小孩幼小的心靈嘛」的旗號。「萬一把我們家小孩變成同性戀怎麼辦?」之類的問題層出不窮。

 

但是我說,「顯然你們還沒有想清楚要怎樣保護你們的小孩!」

 

你怕你的小孩被性別平等教育教一教變成同性戀,因為你覺得同性戀不自然、不正常。這個世界有你這樣想法的人很多,所以你不忍你的小孩變成同性戀之後被歧視、被不平等對待。你怕你的小孩變成同性戀阻了你家的血脈、斷了你這一姓的香火。

 

在這個受到主流父權異性戀思想宰制的社會中,當同性戀是多麼痛苦的事情!〈所以誰會笨到自願去當同性戀受苦?而你有沒有看見古今社會中多少有貢獻的人是同性戀?如果他們聰明才智才華洋溢到可以影響一方、作品可以萬世流芳,他會想不清楚跑去在比現在更保守的傳統社會當同性戀?〉沒有父母願意自己的小孩「跑去」當同性戀,因為所有父母都有私心地希望小孩一路平安、無憂無慮地長大。那麼那些同性戀的父母呢?他們「接受」他們的小孩與眾不同。他們「調適」自己的心態。他們為了繼續讓他們的小孩接下來一路平安、無憂無慮,所以加入奮鬥的行列。更多愛他們小孩的父母親們多麼殷切期盼性別平等教育的落實。

 

因為愛,你必須體會到,你的避而不談並不會讓這個議題就因此而不存在。你的避而不談,只是姑息了那些不需要理由就跑出來的歧視和仇恨。所以你必須要談,你要讓每一個人都知道,與自己不同的其他人並不可怕。男生和女生之間沒有孰高孰低;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之間沒有孰是孰非;跨性別的人也不是洪水猛獸他們和其他人沒有誰正常誰不正常。

 

你要體會到,因為你不要你的小孩因為任何這些被歧視,被不平等對待,所以你也不要你的小孩因為任何這些去歧視和不平等對待其他人的小孩。

 

因為你愛你的小孩,所以你要為你的小孩打造一個盡可能安全的環境去長大,不是嘛?那麼你怎麼能夠忍受當你每天把小孩快快樂樂送出門去上學的時候,他在一個對於以上這些不明究理不清不楚的環境中要獨自面對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也不知道什麼力度有多強大的歧視?

 

要知道,你的小男孩可能不需要是同性戀,只要穿得漂亮一點去學校,就被同學從此冠上「娘砲」的綽號。你的小女孩也不需要是同性戀,只要在體育課表現突出一點,拿了躲避球砸中另一隊的主將得分就被輸不起的對方從此稱為「男人婆」。也許你家的小男孩只是跟班上女同學聊得來,走得進,他就變成了「色狼寳寳」;你家的小女孩只是放學跟男同學一起走路回家,她就成了「人盡可夫」這句學校新教的成語的活教材!你如果知道這些情形,你在不在乎?你如果知道你的小孩要花多大的努力去反轉那一個玩笑式的綽號,你心不心疼?你如果知道你的小孩因為這樣而開始逃避人群,你會不會難過?

 

閉上眼睛,歧視不會消失。撇開頭去,歧視也不會消失。冷漠和忽略都不會讓歧視消失。只有「了解」才能夠避免歧視。了解需要「教育」。

 

如果有落實的性別平等教育,你至少可以相信,我的孩子有相當的性別平等概念,某種程度上,避免了他被歧視或者他歧識別人的可能。某種程度上,因為歧視而造成的傷害和遺憾消除了一些。某種程度上,我們又把社會環境打造得更平等了一些。

 

如果有一天,你面對你的孩子跟你坦承出櫃,出自於你的愛,你對他說,「你可以改變嗎?」你可能很自責,唉呀,怎麼好好一個孩子跟別人去學當同性戀?你的孩子可能很愛你,願意配合嘗試,但是無論怎樣嘗試,他還是沒辦法。難道你要那個時候才發現「我的孩子出櫃前和出櫃後其實始終沒有變,在他出櫃前和出櫃後有變化的其實是自己」嗎?難道你要那個時候才後悔,「為什麼我沒有一路上幫他打造一個更平等的環境」嗎?

 

每一個父母都有很多愛可以給予他的小孩。但是,當你無知地在指責那個跟你坦承出櫃的小孩的時候,又或者當你撇過頭去無視於你那個站在懸崖邊的小孩等待你回應的時候,你的愛都轉變成無與倫比的沉重負擔,壓迫了那個曾經你信誓旦旦要維繫他一生幸福的小孩的自尊、自我認同、自我價值。

 

也許,他勇敢地強迫你正視──一開始也要好痛苦;也許,他無奈地選擇先離開,等待時機再回來你身邊──但是你會遺憾那一段無知造成的空白;也許,他就挫折地從懸崖上跳下──但是,你就再怎麼大聲呼喊也無法叫喚他回來了!

 

一定要用遺憾那麼沉重而痛苦的方式才終於使得你願意開始打造一個性別平等的社會嗎?

 

沒有人希望每一次都要從萬分痛苦的錯誤之中學習教訓。所以,如果這個萬分痛苦的錯誤已經在過去發生過,那麼我們就要把別人的教訓學起來。你滿滿的愛不就是要避免你親愛的小孩遭遇那些應該要被避免的錯誤嗎?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