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la, Che Gioia Vivere!
是吧!歡樂呀!生命~~
我還記得有一陣子,台灣很流行認識自己的家園的歷史典故。坊間出現了許多溯本追源的考據書籍,列出了許多台灣地方名字的由來典故。我那是也頗有興趣地想要知道關於我家所在地的名字的一些來龍去脈。

我是從小在台北市中山區大直長大的。當然,台北就是因為在台灣的北部而得名。中山區則是為了紀念咱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這一點也沒有那種嘉義舊名諸羅­,或是文山區舊名拳山的那種「引人入勝」的感覺。譬如說,「諸羅」這個名字可能是當初在當地的蕃社名稱的諧音,荷蘭文稱作「Tirosen」,後來就演變成「諸羅山」;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個地方的東邊「諸山羅列」,因此有「諸羅」之稱。一直到後來乾隆皇帝在林爽文事件之後「嘉許此地居民的忠義」堅守城池而賜名「嘉義」。至於文山區,原來是在道光年間因為該地山型如拳,因此建堡命名的時候就稱之為「拳山」,後來在日治時期取近似的音以及「文山秀氣」的涵義而改名「文山堡」,之後再輾轉成為現在的文山區。兩相比較之下,台北市中山區還真沒有什麼可以古可以講或是拿出來說嘴的。

那麼,在我無聊的虛榮心之下,就只有「大直」有點機會作文章了!偏偏,搞了半天,那時候我翻到的資料還真是多半對於大直的舊名都付之闕如。有一次在大直社區本身的刊物上終於看見一點點訊息,卻也只有說,大直就是因為基隆河到了這一段從山區進入平原,所以河道變的又大又直,因此,河旁的這塊地方就叫做大直。這還真是儉樸到了極點呀!「又大又直」,好土喔!好歹,河對岸的下塔悠還有個來自平埔族塔悠社的典故;隔壁士林區劍潭也有個可以依附的傳說…為什麼,大直沒有哩?

說起來我還真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雖然沒有時時刻刻掛記在心頭,但是三不五時想到的時候(雖然說是三不五時,其實一年到頭也沒有想到幾次過!),還是會來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麼會讓我覺得興奮一些的蛛絲馬跡。

嘿嘿,最近,剛好就讓我在孤狗大神那裡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直原來有個荷蘭文名字呢!這下可逮到機會好好驕傲地來說嘴了!

話說在一六五四年的時候,佔領台灣的荷蘭人繪製的一份名叫「淡水與其附近村社暨雞籠島略圖」(Kaartje van Tamsuy en omleggende dorpen, zoo mede het eilandje Kelang)的地圖。近代學者就直接簡稱這張地圖為「大台北古地圖」了。這張圖上把當時在台北盆地之中的原住民聚落還有大致的地形都仔細描繪出來。現存的版本是根據已失去蹤影的原圖的抄繪本。這張圖保存在荷蘭海牙國立檔案館。不過前一陣子台灣興起古地圖熱的時候,倒是不少公司或是機構都去買了這份圖稿的微卷。那些在市面上曾經出現而且引領一陣風騷的古地圖書籤、文具、筆記本的設計就是來自於此。

言歸正傳,前一陣子中研院的學者就這份古地圖和一些相關台北史地的古文書報告相核對,作了一份精采的研究,大直的荷蘭文名字也就從中被發現了。

這張圖之中,在基隆河進入平原地區之後,原本彎曲的河道變成筆直,這個8號段的對應標誌文字就是「Langeracq」。我的荷蘭文程度雖然只有皮毛,但是也看得出來「lang」就是「長」。研究學者則繼續指出從<Van Dale字典>之中查到了「racq」、「rak」的原意就是「河道,特別指兩山之間溪河的直流部分」。因此,研究學者就把這個字翻譯成為「長直河段」。大直地區就是為在雞南山的山陽,基隆河的河陰、右岸。也就是說,這個「Langeracq」也就是最早大直的名字。荷蘭文的發音近似「朗賀瑞克」。

我之後就突發奇想,要是有個時光機器讓我們回到過去…首先,荷蘭人在拿破崙時代之前其實是沒有在使用什麼姓氏的。而當拿破崙要求荷蘭人必須要使用姓氏的時候,很多人則是把地名、職業、外號都拿來用。譬如說,來自萊茵河附近村莊的人就可能叫做「Van Rijn」(譬如說大畫家林布蘭特,還有我那個在日本工作的好朋友Eric);作麵包師傅的就變成「Bakker」;大個子的人就變成「De Groot」…所以,如果那時候我來到荷蘭,人家問我從哪裡來,我得回答,「Ik kom uit Langeracq.」那麼搞不好我就會變成「Bryan van Langeracq」(從大直來的布萊恩),然後被人家稱為「Dhr. Van Langeracq」(大直先生、凡朗賀瑞克先生之類)吧!

更妙的是,我用孤狗大神去搜尋了一下「Langeracq」這個字。還真有人的姓氏就是「Langeracq」和「Van Langeracq」呢!喔,搞不好那些人的祖先還真是跟我們現在居住的大直有些地緣關係哩!

說來說去,發現大直的荷蘭文名字還真是滿足了我長久以來的想要一探究竟的好奇心還有虛榮感。雖然現在根本沒有人用那個荷蘭文名字稱呼大直了,但是,溫故一下還是滿不錯的!至少,除了以前的「Ta-Chih」、現在的「Da-Zhi」之外,還有個更古早的「Langeracq」呀!(不過,信封上寫那個荷蘭文名字可能寄不到吧!)真是的,我就是還是會為這種其實一點實際效果也沒有的虛幻快樂一陣子!

將近四百年前,就有荷蘭人拜訪過大直了。將近四百年後的今天,則有一個大直長大的小孩正在拜訪荷蘭。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很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yan1974 的頭像
bryan1974

Brilliant Bry *:歡樂吧!生命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toujourstw
  • 可是不管是「大直」還是「Langeracq」通通都是「又大又直」的意思啊,所以這有什麼好炫耀的呢?如果你說這個「又大又直」的東西是指你的那話兒,這種炫耀才有意義啊!呵呵呵呵!
  • bryan1974
  • 至少用過的人都沒有抱怨過!而且,小弟弟完全不用「straight acting」,也有達中華民國標準以上,所以,no complaints。

    那我就走個樸實風,不需要炫耀那個了啦!我家小弟弟很實在的!
  • Vincent D.
  • 為什麼感覺
    你自我介紹"我叫Langeracq" 的時候
    要雙手叉腰
    驕傲挺起的漫畫模樣...

    充滿遐想呀!
  • bryan1974
  • 手叉腰?

    哈哈,沒有啦!說真的,我還真的很少會手叉腰耶...我比較長的動作是手插口袋啦~

    *羞*
  • Louis
  • 唸書的時候我也曾對這個主題很有興趣ㄟ

    像台灣東北角的三貂角
    原本也是外來語San Diago(我忘了是西語還是葡語)
    然後...你試著把San Diago唸快一點唸10遍...
    就會變成台語的三貂角發音了...

    其實諸如此類的台灣文化史很多很有趣喔...
  • jordy
  • 你該不會是唸大直國中吧 XD
    如果是
    那我不是還要叫你一聲鞋長...:P
  • bryan1974
  • 野柳原來是惡魔

    Louis,

    歡迎新朋友!呵呵~~~真的,我覺得去探討現今這些地名的由來都會挖到一些很妙的八卦。譬如說,「野柳」。原來野柳的第一個名字是「Punto Diablo」就是「惡魔角」的意思,很妙地,原來野柳其實是Diablo的音變。

    Jordy,

    對呀,我是大直國中呀!我們班現在有名人喔!就是何戎啦!哈哈~~學弟好~(你確定我是學長嗎?)
  • jordy
  • 媽啊~~~~~~~~~~~~~~~~
    太可怕了
    我的同學就是何羽
    東森購物那一個
    也就是何戎的弟弟
    所以你一定是我學長

    另外我國一這一班還有一個朱學恆
    人家都當什麼基金會董事長了 XD
    人生真的太巧妙了...
    不過我以前是越區就讀
    因為大直國中在當時是台北數一數二的明星學校,搞不好我們還有共同認識的老師也不一定
  • lazyboneuk
  • 布萊恩,

    那.....Van the Meer
    是什麼意思呢?
    從??來??
  • bryan1974
  • 蝦兵蟹將啦!

    Lazybone,

    Van de Meer 就是Of the Lake囉... 看看你是抓到魚還是捕到蝦兵蟹將囉! :)

    Jordy,

    學弟好. :D
    世界果然很小. :D
  • yuki
  • 真是"四海都有荷蘭人". 我住的地方也有荷蘭地名.(在北美洲)
  • bryan1974
  • Yuki,

    welcome! 那那是哪個荷蘭文地名哩?
    說來分享一下吧! :)
  • 達米
  • 哇,這篇實在是太讚了,要好好mark起來:P 而且文字之外,圖也配得很讚咧:P
  • Omosessualità
  • 真有趣,看到這篇就想到前年的地圖展

    這幾天有空就來看看你的blog無意之間發現到這篇。讓我想到前年5月博物館重新開館時辦的地圖展,當時也有展出這張1654年的地圖,當然也是手抄本的。那時在解說時也有講到大直,我也提到那個大直的荷蘭文。現在想想還是滿有趣的,因為這樣我有段時間都在瞭解我熟悉的地方的地名演變呢。
    順便回應一下Louis,三貂角這地名,都是從西班牙語轉音來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