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la, Che Gioia Vivere!
是吧!歡樂呀!生命~~
第三日(二○○六年三月十一日)

外面的雪繼續下著。偶爾有一陣陽光從窗櫺透了進來,給了滿室的光亮。我在光中醒來,時間接近九點。飽足的八小時睡眠實在讓人感覺幸福。同一層樓的同事已經去公司加班,我則是懶懶地躡著腳走進廚房,尋找昨天深夜在超級市場買的麵包。

昨天晚上,首先陪著兩個女同事去火車站買車票。有一群人,今天要一大清早出發去德國和捷克邊境的德勒斯登(Dresden);另外一群人則是要去布拉格。一個要搭六小時的火車;另一個則是要開四小時的車。所以,我婉拒了女同事的邀請,還是決定留在 奧斯特拉瓦。本城的火車站著實讓我在第一眼就驚嚇到了!昏暗的燈光之中,老舊的建築。我以為我進入了一個影片中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後,文明滅絕,所剩下的只有舊時的建築空殼和一些殘餘的人們的世界。凜冽的冷空氣之中,有一種孤寂的氣氛凝結。火車站的大廳沒有什麼人,不是頂明亮的燈光。售票員操著不熟練的英文試著向同事們解釋要如何搭車去德勒斯登。我趁著空,晃著晃著走到了火車時刻表前面,這兒有開往莫斯科的車呢!要經過華沙、明斯克然後過了整整一天之後,才會在第三天到達莫斯科。還有人坐這種火車嗎?我腦中不禁浮現那種有豪華臥鋪客艙和飲食列車的古老蒸汽火車。不知道搭乘那種長途火車的旅行又是怎樣的感覺呢!

在到達用晚餐的餐廳之前,我們的車子在奧斯特拉瓦市區轉了一圈。就像是夜遊一樣。奧斯特拉瓦的街景在下著微雨的冬夜之中,果然相當冷清。昏黃的燈光和方才的火車站有著相同的孤寂氛圍。公路旁的百年古老工廠則也有著照明燈硬照著,但是在寒冷的冬夜裡,是孤清地矗立,也許是見証著此城工業城鎮的歷史吧!某個街角還奇異地有個坦克車停靠在路旁。據同事說,那是去年慶祝二次世界大戰勝利的遊行之後留下來的。整個氣氛還是不可思議地詭譎,如果只是慶祝遊行,那麼為什麼遊行完畢之後,坦克車不用收藏起來呢?坦克車泊車在街邊,還是讓我有種「前共產世界」的印象。

餐廳是越南人開的中國餐廳。中文不通,所幸菜單有英文翻譯,不然,真叫人不知道要如何用捷克文點菜呢!口味倒是滿接近台灣的。只是還是有炸香蕉那種怪異的南洋點心。四個人的和菜(四盤主菜、一盤開胃生菜、一盤開胃炸雞塊、四人份的酸辣湯、加上飯後炸香蕉的甜點)索價捷克幣八百五十克朗。相較於昂貴的西歐世界,東歐還是便宜的多!

後來,我們又到二十四小時營業的Tesco超級市場買一些星期週末需要的食物。好玩的是,站在冰淇淋櫃台之前的時候,有一對捷克青年情侶來向我詢問些什麼。我只知道他是用捷克文問我會不會說捷克文。我搖搖頭,他竟然還是不死心地用他那非常Bel Ami的眼睛看著我,說了一大段話。我則也張大眼睛看著他,「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雖然我猜你是零錢不夠,想找我借錢)。整個感覺,就像是看著Bel Ami的影片一樣,人很漂亮,可是語言真的一點不通。除非選擇播映字幕,不然我真的丈二金剛。而此時此刻,現實生活之中可是沒有英語字幕的!

我拿著昨晚的麵包,想到這一段,還是覺得好笑。

我倚著窗,掀起窗簾,然後看著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這一棟樓在奧斯特拉瓦的郊外,面對著一片原野。這一片原野現在是冰封的,想必春夏之時肯定是一片綠意昂然。沒有看見行人從街前走過。所有都是寧靜的。我想,這是世界最寧靜的時刻了吧!我甚至聽不見我的思緒走動的聲音。

我趁著早上陽光頂好的時候,在浴室裡泡了一個熱水澡。自從搬離雪隼之後,我就沒有澡盆可以讓我隨時享受熱水澡的樂趣了!只能藉著住旅館的時候,好好享受一番。這當口,既然此間宿舍有澡盆,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放鬆精神,享受寧靜的時光。而且,冬天在隔著窗子從室內望出去的時候總是一片美好。要是真的開了門走將出去,那寒冷可刺骨地難受呀!

這間廚房真的什麼都沒有。想必前一個同事大概是可以六天都在公司解決三餐,然後星期日隨便痴痴的人吧!炒鍋,無。醬油,無。中午,我還是很慧詰地利用找得到的pasta、洋蔥、火腿、青蔥以及番茄醬用煮鍋做出來一盤可口的pasta大餐。我心裡想著,這真是留學生時代給訓練出來的手藝和創意呀!不然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什麼都沒有的廚房真讓我想到「家徒四壁」這四個字。

今天的其他時間就在上網和看HBO之中打發。此間的HBO還挺不錯的,有兩台可供選擇,而且今天的片子都還滿對我的味的。我真是幸運。懶洋洋的一日,也就這樣在輕鬆和緩慢的節奏之中渡過。我可以好好期待下星期週末的阿姆斯特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yan1974 的頭像
bryan1974

Brilliant Bry *:歡樂吧!生命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oujourstw
  • 那對捷克男女對你猛講捷克話的時候,你有沒有「攤手、聳肩加上睜大眼」的表情<br />
    呢?
  • dieselboy
  • 有呀!就是一付很不可思議,「你真的覺得我知道你在說什麼?」的表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