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多久沒有用手拿起筆寫信了?我知道在這個電子郵件和手機電話充斥的時代裡,就算真是要用到傳統寄信的場合,恐怕也是拿Word打好內容,然後列印出來,簽上名吧!本來有時去旅行的時候還會挑些明信片寄給朋友,最近也少了。似乎真正拿張信紙,執筆寫信的機會愈來愈少。

我已經記不起來上一次用手寫信是何時了。大概也是寫給他吧!那次好像錄了一張平井堅的CD安慰他。本來說好十一月那時要去拜訪他,因為種種因素延到十二月、一月、二月。現在三月了,沒聽聞什麼消息。手機打了,沒人接,轉到留言之中。也留言了,沒有回音。電子郵件發了,沒有寄件被退回的訊息,沒有回應。我知道每個人都有那種不想要被外界找到的時候,但是,就算潛水,也有要上岸換瓶氧氣的時候吧!不然也要浮出水面呼吸一下吧!沒消息就是沒消息。想想一月底的時候還信誓旦旦地跟我說二月等他新房子修整好,要請我去參觀遊玩呢!苦笑。

我早上還在跟阿左開玩笑,說那個慾望城市之中Miranda和「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的事。我當然知道他對我沒啥興趣,我們不是戀人。我只是他口中宣稱的「一輩子的好朋友」,可是,如果好朋友之間也不主動互相聯繫的話,那是什麼?可不可以這時候有個Berger來點醒我呀?

本來,我想說,好吧!這就是我自己單戀他吧!我不要寫信給他,然後就整理好自己繼續過活就是了。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又知道其實我不是那麼愛他了,只是想知道這到底怎麼是一回事。說是殺死貓的好奇心也好,說是無聊沒事找事煩心也可以,就是納悶兒。套句阿左稍早些日子說他某個朋友失聯三天不可思議的話,「很難想像怎麼有人可以昨天還說愛你,今天就人間蒸發個徹徹底底」。更何況,人家,還不愛我呢!

所以,我剛剛還是拿起筆寫信了。突然發現原來自己的筆跡還真是有種疏於練習的感覺,早就不像當年唸大學的時候那麼流暢漂亮了。

我寫著:(以下是中文翻譯。)你最近過得如何?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聽聞你的消息了。我想,既然用電話和電子郵件要聯絡你都很困難,也許回到老套寫信問候的方式或許值得一試吧!你也知道,我不是善於言詞的人,而且這距離我上次真的拿起一枝筆寫信已經很久了。我寫這封信只是想要告訴你我想念你。我還是希望我們會約定一個時間,見個面。如果你有時候可以打電話給我,真的會讓我很高興。我的電話號碼還是一樣。最近外頭天氣又冷,又下雪。請你好好保重自己。我希望很快會見到你,或是聽到你的聲音。

但是,寫完信,我卻有著奇怪的念頭。我才知道我自己是多麼絕望地處在這樣一個情境之中。我甚至希望他不要回信,不要回我電話了。這樣也許他會從我的記憶之中漸漸褪色,消失在我的生命之中。也許我就是需要這樣狠狠地無聲無息,才能夠了斷個乾淨,然後繼續。可是我又知道我自己的個性,要是我不去弄清楚究竟這是怎麼一回事,就算以後回想起來,心裡還是有一個疙瘩。就像之前的小獸一樣。

矛盾,進退維谷。

我甚至還天真地幻想,是不是有人看見這一篇的時候,會幫我去問問清楚。就好像那些YA電影之中男女主角的好朋友一樣:在看見好朋友水深火熱,矛盾痛楚的時候,會拔刀相助,當頭棒喝,然後主角們會恍然大悟,看見對方。我想太多了,那種事情並不會發生在此時此刻。

現在呀,正好有一首詩可以描述我這種忐忑然後矛盾的心情: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人家一日不見,如隔三月。我還快十個月沒有看見他哩!突然覺得很蠢,怎麼都這麼大了,還不爭氣地不知道在想什麼?該怎麼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yan1974 的頭像
bryan1974

Brilliant Bry *:歡樂吧!生命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