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年離開台灣之後,我的生活之中開始多了「恐怖攻擊」的影子。不知道是台灣太安全,還是外面的世界太危險。我總覺得很多時候這些消息只在台灣有一點點的小漣漪,然後就船過水無痕。
我初到英國倫敦,跟著朋友走到Soho的Old Compton Street,朋友指著名叫The Admiral Duncan的那家酒館說,去年(1999年)那兒有炸彈爆炸。我以為我到達的英國早已經過了愛爾蘭共和軍(IRA)恐怖攻擊的年代,但是,新納粹仍然繼續存在。2001年,我在Lancaster大學的學生宿舍裡面翹著腿躺著看電視,結果看見紐約二架客機撞上世貿中心,那天就是911。稍後,我在希臘小島上跟著朋友們喝酒,那是Mykonos當年旅遊季的最後一週,那個小酒館的最後一夜,一瞥頭看見電視新聞中傳來小布希總統宣布進攻阿富汗。2002年到了荷蘭,競選國會議員的Pim Fortuijn就被暗殺。2004年,激進立場的導演Theo van Gogh在阿姆斯特丹被謀殺。2005年七月七日,倫敦地鐵和巴士被攻擊。幾個發生爆炸的地鐵站我都相當熟悉,都是我當年住倫敦的時候也算時常經過的地方。
2011年我要去約旦旅行之前,跟當地旅行社聯絡最緊密的原因是2010年從突尼西亞散播出去的阿拉伯之春、茉莉花革命。那一陣子正從埃及擴展到約旦和敘利亞。之後約旦的抗議沒有擴大,敘利亞的抗議演變成內戰,一直到現在都還在如火如荼進行中。2011年另外一件北歐的大事是挪威奧斯陸的屠殺事件。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