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時候,奶奶很喜歡跟我講她逃難的故事,先有日本人,後面還有八路軍,最後的結果就是搭船到了台灣。這幾年,也就是在蔣介石把中央政府「播遷」來台六十年之後,我有時候跟台灣同鄉聊天,無意說到「台灣就是個難民島、台灣的政府也就是個難民政府、眷村其實壓根兒是個難民營、台灣護照在很多國家其實官方說法是本旅遊證件(travelling document)」,我親愛的同胞們馬上臉色都變得很難看,覺得我在侮辱他們。等到我辯白,是不是中央政府搭著船和飛機逃到台灣來?接著台灣也的確靠美援撐了很多年、眷村是個臨時搭建起來的住宅群,本來只是要待三年,但是沒想到一待待上五十年;眷村媽媽們是不是很偉大地用「有限物資」和工具(譬如大同電鍋)變化出各式各樣琳琅滿目的菜色,然後再請他們看看歐洲此間受「政治庇護」的人的生活。喔!大家一笑置之。「對啦,台灣受了好多委屈,但是也沒有到難民那麼慘啦!」

 

「難民是要像小學社會課本裡面那些搭著舢舨、漂浮在南海上面,都得要吃同船渴死的人的肉的才是難民啦!」他們這樣說。當然,他們沒有一個人逃過難。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