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在阿姆斯特丹冷的發抖的時候,突然發現天上掛的是一彎弦月。這幾天,氣溫低瀰,晚上都是零下,一早起來,草地上就結了一層霜。晨霧也是迷茫一片,整個原野籠罩在一片白色之中。這是標準的荷蘭冬日。不過,倒是讓我想起來一首七言絕句。

「楓橋夜泊」(張繼)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