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la, Che Gioia Vivere!
是吧!歡樂呀!生命~~

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愛的朋友們,端午節快樂!

說起來很滑稽,在台灣,大概沒有人真的會說「端午節快樂」的吧!端午節既不是有紅包拿的春節,也不是家人團圓的中秋節,更不是有大餐吃的聖誕節或是情人節,所以好像沒有什麼好需要特別快樂的!不過,反正隨著時代轉變,現在什麼節都有人祝福別人快樂(相信我,還有人真的跟我說過「二二八快樂!」),聽見「端午節快樂」應該也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了吧!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現在只要一提到「Everlasting Love」這首歌,大家一定會想到英國爵士樂小天王Jamie Cullum的版本。小天王的版本有紅遍全球的【BJ單身日記-男人禍水】(Bridget Jones: The Edge of Reason)幫忙打歌,而且加上小天王本身歌藝就已經讓全世界的爵士和流行樂迷驚艷了,自然流傳相當地廣。但是真正讓我在2005年眼睛為之一亮地其實是另外一個版本。

話說荷蘭的啤酒大廠Grolsch在2005年推出了一個廣告,相當密集地在電視以及電影院打片。廣告只有一分鐘長短,主要的場景則是有三個好友(兩男一女)相約去音樂會,但是因為遲到而無法進場。活生生地被門房拒絕入場之後,他們只好悻悻然地走進街角一家人氣鼎盛正喧譁熱鬧的酒吧。走進酒吧之後,一個男生先去點啤酒,另一個男生則和女生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這個女生跟著酒吧之中琴師演奏的音調哼著歌,沒想到琴師注意到了她的好歌喉,反而示意要她領著唱。最後,女主角就走到了鋼琴旁邊,唱了這首「Everlasting Love」,博得了滿堂采。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的時候,我覺得我們都是這個海洋中島嶼,星羅棋布。
寂寞地在彼此周遭,從彼此身旁飄移經過。
看見、吸引、接近、撞擊。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回到荷蘭,一進辦公室,就看見桌上躺了一張M. Pokora的專輯:「Player」。這是在回台灣之前就上網訂購了的專輯,只是那時候沒有及時送達我的手中。這一張專輯也就是那張我在Tours的Fnac千找萬找沒有找到的。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台北的時候,我和爸媽以及珊在【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上映的第一天晚上就去美麗華看了。蔡爸爸、珊還有我都早就讀過了Dan Brown的原著小說。只有蔡媽媽沒有看過。看完之後,我們這讀過小說的三個人都覺得能夠看見電影把小說的場景重現實在不錯。差一點兒,我都想要再去巴黎和倫敦逛一逛了!而且,珊還很驕傲地說她自己一個人去拜訪過蘇格蘭的Rosslyn Chapel,頗得意的。我對於這種有些顛覆傳統思想,又有著偵探意味的小說和電影原本就相當有興趣,所以也頗樂的。平常挺挑剔,尤其會對電影挑東挑西的蔡爸爸也頗為讚賞。只有蔡媽媽,因為沒有看過小說,所以評語只有「還好」兩個字。

至於影評,大部分的影評其實對【達文西密碼】很不客氣。除了紐約時報頗為讚賞之外,其他大部分只是覺得電影普普。因為小說的暢銷,所以其實每個人在心中早就有了一個意象。於是,要在電影之中扭轉一些固定的意象原本就是見吃力而且還不見得討好的事情!對於Tom Hanks、Audrey Tautou、Ian McKellen、Jean Reno以及Paul Bettany這些演技都不在話下的的演員表現,其實也都可圈可點。只是,小說的盛名和它所引起的討論恐怕早就超越了電影本身的引人注目。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回台灣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看電影。這次也不例外。朋友招待了去西門町國賓戲院看【海神號】(Poseidon)的媒體試映。哇!一走進暌違已久的國賓「大」戲院真是讓人感動的時刻呀!有時候我真的覺得這三千人座位的場地簡直就是台北的驕傲呢!

【海神號】是個災難片。也就是說有一艘豪華大郵輪(有沒有想到鐵達尼呀?),在慶祝新年到來的時候,遇到了巨浪,然後翻覆。其中乘客們是困守愁城呢?還是如何可以逃出生天?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有時候,簡單的故事也可以很輕易地博得觀眾一笑。這個只花了十天就拍出來的小片子,【Eating Out】,就是一個好例子。這原本就只是導演突發奇想的一個玩笑,搬演出來果然也有很好的效果。

故事很簡單:某直男Caleb喜歡強勢的女生。他花盡心思去追Tiffani,甚至都扮了水電工假裝要強暴Tiffani,但是還是被挑剔不夠「阿莎力」,猛道不足。某一天,他在一個派對上碰見另一個因為男友終於出櫃而終於崩潰導致潑婦罵街的Gwen。他當然是一見傾心,可是Gwen真的受夠異性戀男人了,所以Caleb的同志室友Kyle就出了個餿主意,假稱Caleb是gay,化解了Gwen的敵意。但是沒有想到,Caleb想要追Gwen,Gwen卻認為Caleb是她的同志死黨Marc(對,也是第一個跟她告白出櫃的她的前B)的絕妙搭檔,所以努力湊合。但是,Kyle其實才是Marc的終極粉絲。然後就開始了前所未有的大混戰場面。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看完這部電影之後,其實我還納悶了好一陣子,想不透到底這算是戲謔呢?還是應該算是時代悲劇?果然,我和韓劇或是韓國電影還有好一段距離,雖然我認為這部電影還是一部滿不錯的作品。

【王的男人】之中,除了那個被韓國歷史評論為「悖惡」的樂山君之外的每個角色都是心機重重。賣藝的張生和孔吉雖然是賤民階級,但是張生可以為了孔吉吃醋,中止表演,不顧階級的現實差異而去力爭(或是保護)柔弱的孔吉。後來進入了宮廷之中,其實他也可以看得出來群臣之間的鬥爭如何如何,但是或許他起初以為王可以保護他們,或許他也圖這一時的生活順遂,所以也就順水推舟,再王宮之中待了下來。只是,最後想要抽身的時候,已經沒有辦法了!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首先計畫旅行的時候,就要開始預定機位。比較之後,原本我是打算購買國泰的日本都會通的!但是,四月初訂位之後,一直到五月初都還沒有價錢出來。國泰的這個行程剛好在四月底換新價錢。大抵是因為和旅館合作的方案討論不出結果,所以無法推出。最後,我只好改變主意,單買機票而已。

不過,這樣一來,原本打算訂在東山區的旅館就沒有希望了!(因為那個四五星級的旅館要是單訂,還真是有點貴的離譜。)於是,又要開始找旅館。看了幾個網站,一直覺得沒有滿意的。要不是價錢便宜了,地點卻很離譜;要不就是地點在精華地段,價錢卻很離譜。而且因為是帶著老媽出門,不好去住太便宜的旅館,總覺得人家都快六十了,就算不走個雍容華貴路線,也應該還是要走個舒適方便的中高檔路線吧!而且,是母親節前夕哪!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決定京都之行的時候,我人已經在荷蘭了。手邊並沒有任何關於日本旅行的參考資料。原本,我希望剛剛退休的蔡媽媽可以幫忙做功課,但是我發現她的自助旅行神經實在太大條。而且自從兩年前的蔚藍海岸和普羅旺斯之行之後,我覺得我幫她辦了一人旅行團,我則是她的專屬導遊兼領隊。於是,我想我還是靠自己比較保險吧!(果然,後來我發現蔡爸爸很雞婆地找了一票京都資料列印出來,蔡媽媽卻完全沒有看…)(嗯,我相信她是因為相信她兒子的專業能力啦!)

在荷蘭要找日本的旅遊資料並不難。主要是荷蘭文版的日本指南還有英文版的寂寞星球系列。對於有漢字存在的國家和地區,我一向是比較希望直接閱讀中文資料的。因為要把英文上的地名先對照找出漢字,然後再用中文唸出來實在是很麻煩而且拐彎抹角的一件事情!舉個例子來說,你明明在京都路上看見「嵯峨嵐山」四個字,身為中文使用者,你一定會直接唸出來「Zuo-E-Lan-Shan」,但是英文導遊書上卻會寫著「Saga-Arashiyama」,頂多後面括號裡面有「嵯峨嵐山」四個漢字。當你走在街上的時候,大部分也是直接看見「嵯峨嵐山」四個漢字,那麼一本以「Saga-Arashiyama」為主要地名顯示的導遊書就很難用了。這跟本來就是拉丁字母拼出來的地名不一樣。譬如說你在西班牙,Barcelona就是Barcelona,在街上或是路標中絕對不會出現「巴塞隆納」或是「巴賽羅那」,所以用英文版本的寂寞星球就反而比較不拐彎抹角。總而言之,去日本,我還是比較喜歡手上的旅遊書是漢字的!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搭乘傍晚的班機從台北飛往大阪。目的地是關西國際機場。上一次飛台北-大阪這條航線是一九九一年的二月,跟著救國團海外青年活動從大阪、京都、名古屋、富士山滑雪到東京。那時從大阪進入日本,機場是大阪國際機場。現在那個機場則多半加了「伊丹空港」的說明在後面,好和現在真正國際線的大機場,「關西」作區別。十五年前對於大阪機場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我僅只記得有一排綠色的公共電話。不過,既然這次入境的機場也是個新的機場,就算有舊的記憶反正也不會派上用場。於是,不如期待這個新機場的一切吧!

我在飛機上小歇了一會兒。空姐收走餐盤的時候我都不記得了!想必是前兩天從阿姆斯特丹經香港到台北的疲憊終於反擊。醒來的時候,座艙長已經宣佈準備降落事宜了。不久,機長也做了確認。這時候,我剛好瞥頭看見一個美好的夕陽。閃著紫紅色的光芒準備落入雲海。天邊是一條線的晚霞。我感到十分興奮,還轉頭叫了媽媽一起看。因為從台北飛往歐洲的班機都是夜航,而反方向的班機雖然是下午起飛,但是夕陽落下的方向是飛機尾巴的方向,所以我鮮少有機會注意在飛機上看見的夕陽。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三天之內坐了三次飛機。星期六下午,從阿姆斯特丹飛回亞洲,夜航。星期日清晨抵達香港。之後,轉上午的班機到台北。星期一,則是再搭下午的班機去日本關西機場。三種緯度,三種溫度,三種氣候。

荷蘭雖然已經漸漸邁入了春天,但是每天的氣溫還多半是乍暖還寒。出發的這一天運氣好,有個攝氏二十二度的晴陽天。穿件簡單的T恤,再批一件薄外套恰到好處。但是,飛行十二的小時之後,再踏出機門的時候,迎接我們這群乘客的卻是南國二十九度的高溫。受到陽光直接照射的空橋可是挺悶熱的。快步走進了航廈,有了空調,這才感覺舒適。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有時候孤單是一種考驗和磨練。去國的這六年讓我感觸良多。雖然,身邊的朋友一直都很彼此照顧,但是,也就是會有那麼一些時候,就是會感覺寂寞。最恐怖地是走在像是倫敦牛津大街那種逛街人潮之中,卻仍然感覺寂寞。那一種急迫,真的是就連走進咖啡館都沒有辦法真的放鬆心情拿閒情逸致啜飲咖啡。那一種急迫,連站在月台上等三五分鐘一班的地下鐵都會覺得不耐。尤其看見身邊的行人是一對一對、一群一群的時候,更會讓人覺得被偷襲般地無法抵擋。那大抵就是上一首歌會唱出「just – get here if you can…」的某一種場合吧!我自然很清楚那種感覺。但是,iTunes後來放出來的這首歌,倒是讓我釋懷。哪一首歌呢?

瑪凱莉(Mariah Carey)蝴蝶(Butterfly)專輯之中的「Whenever You Call」。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自從用MP3代替傳統的唱片和錄音帶之後,我養成一種習慣,讓電腦之中的歌曲隨著亂數播放。有時候,耳際響起的歌曲是我遺忘很久的歌曲。此時,我會有一種撿回寶貝的快樂。前幾天,剛好前後聽見了兩首都是我曾經很喜愛的歌曲,從來沒有接連著聽過這兩首歌,不過那一天,連著聽了下來,突然有一種「啊!原來如此」的感覺。這第一首歌呢,就是1990年Oleta Adams的「Get Here」。(原作者和原唱則是Brenda Russell,不過她自己這首歌的成績反而不怎麼樣。)

這首歌在九一年的時候登上告示排排行榜百大的第五名,是Oleta最好的單曲成績。後來重新回鍋又讓人記憶起來,是托American Idol之中參賽者Justin Guarini的福,那已經是二○○二年的事情了!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阿湯哥的○六年大作,【Mission: Impossible III】,五月三日在荷蘭瀟灑上映。我和幾個同事則是早就摩拳擦掌地準備殺進電影院去捧個人場。此間的電影院還搞了個「不可能的夜晚」(Impossible Night)的造勢活動。不過,小城市就是小城市,搞了半天,還是沒有爆滿。阿湯哥的魅力顯然已經沒有那隻前陣子鬧過紐約的大黑猩猩強大!(笑,其實因為去看大猩猩那天是週末夜啦!)

我們的探員伊森.杭特(Ethan Hunt)又被陷害了。這可真糟,伊森呀伊森,為什麼你每一集都會被陷害呢?真是太神奇了,連續倒楣三集呀!(難怪要叫「不可能」啦!)這次還是以強大的爆破畫面,動作場面來搏票房。很讚呀!有大螢幕的加持,無論是飛彈射向橋樑還是風車截斷直升機都非常的爽。果然,科技總是來自於人性,有人性那種專嗜感官刺激,就有那種科技可以動魄驚心!不過,我也願意給編劇一些credit,因為至少劇情不落俗套。雖然我知道阿湯哥會是最後的勝利者(哪一部片不是呢?除了【Collateral】以外,阿湯哥總是最後的survivor呀!是的!阿湯哥,你總是最後贏家。當了英雄也贏了票房。),但是編劇還是很詭詐地設了個大陷阱,讓大家以為的好人變成始作俑者的壞蛋,而原本以為是壞蛋的人還真是個面惡心善的大好人。(好吧!我承認我很愛被耍,因為這樣才會覺得值回票價呀!)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果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

法國的Valois王朝的國王們在人們稱呼他們的時候都要稱呼他們為「His Most Christian Majesty」,可見基督教信仰在當時的重要性。這個王朝從英法百年戰爭開始,一直到宗教戰爭中結束。許多時候,國王們花了很多心思在維護自己的信仰,羅馬天主教,和攻擊當時被視為異端的新教(尤其是喀爾文教派)。尤其是從意氣風發的年輕國王法蘭索瓦一世François I)開始,新舊教之間的恩恩怨怨開始以一種快速的方式累積著。他的孫子,法蘭索瓦二世François II)在安布瓦斯堡爆發的安布瓦斯陰謀Amboise Conspiracy)就是一例。宗教戰爭的緣由當然千頭萬緒,但是重要的關係人則是當時法國的攝政,凱薩琳梅迪奇Catherine de’Medici)。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問我的好朋友,愛德華,「炫耀文」的定義是什麼?他說,「炫耀文就是把很多人很哈,可是又很不容易得到的東西寫出來,然後又一付好像沒什麼的文章。」那麼,香波堡Château de Chambord)就可以說是一個完全為了炫耀而存在的城堡。雖然香波堡名義上是法國國王狩獵的行宮,但是一個只是偶爾來打打獵的時候才住一下的地方,怎會建成有四百四十個房間、三百六十五個煙囪和壁爐、八十四個樓梯、寬一百五十六米、高五十四米的羅亞爾河流域城堡群之中最大的一座呢!?而且周遭的森林莊園面積5440公頃、圍牆竟然有三十二公里長。這不是炫耀,那是什麼哩?

建造它的人是法國國王法蘭索瓦一世François I)。意氣風發的年輕國王花了將近二十年建造這個城堡。以文藝復興時期的風格來建造,其中最有名的是達文西所設計在堡中心的雙迴旋梯。兩個人各自走上樓梯,可以透過迴旋梯上的窗戶看見走在對面的對方,但是卻永遠不會交會。這個中心放射至四方的是四個寬敞的通道(或者稱之為大廳),隔出四個相同的住宅區。據說,這樣的格局也是出自達文西的構想。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如果你問我,羅亞爾河這些城堡之中,哪個堡最漂亮?我想,我給你的答案應該會是雪儂梭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吧!雪儂梭位於鄰近小鎮雪儂梭(Chenonceaux)的不遠處。是的,城堡的名字和小鎮的名字就差了一個字母而已。我們在利用TomTom(GPS Navigator)定位的時候,還小小迷惑了一下。不過這個小小的差異可是有一個傳奇故事的呢!

雪儂梭堡的女主人們遠比男主人有名。有時候我在猜想,是不是因為這個堡特別得以前那些名女人的喜愛,所以特別花的心思照料,因此,也才造就了她今日比其他城堡還要美麗動人的風情呢?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