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la, Che Gioia Vivere!
是吧!歡樂呀!生命~~

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在看斷背山的時候,剛好看見【諜對諜】(Syriana)的預告片,然後珊就告訴我,她很想看這部片。我其實有一點覺得那完全是因為喬治克魯尼(Goerge Clooney)的關係。不過,剛好隔天華納的Gary拿了首映會的招待券給我,我也就約了爸、媽和珊一起去美麗華看這部電影。

電影演到一半,我媽就側過頭來跟我開玩笑說,我老爸睡著了,還打呼!然後我看著我媽雖然繼續看著電影,但是似乎沒有太大的興趣的樣子。我就可以預知大概一般觀眾會有怎樣的反應了!果然,電影終了上字幕的時候,我媽就宣佈這是一部沈悶的電影,然後我爸問了些其實根本無關緊要的問題,譬如,劇中Matt Damon的大兒子是怎樣在游泳池中掛點的!然後他說,他看不懂!(這還真是挺新鮮的事情,一向自命劇情精的他竟然會宣稱看不懂某片電影!)然後他們轉過頭來問我的意見,我只是很輕描淡寫地說,還不錯,是個要花腦筋和心神省思吸收的電影。我妹已經在一旁開始稱讚這部片有多好,有多精彩了!(我想,還是因為喬治克魯尼的關係吧!)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有很多人和媒體戲用「That Cowboy Movie」,那部牛仔片,來指稱【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當然這起初是某些保守人士指控李安顛覆了傳統西部牛仔片的陽剛英雄味,而搞出來一個同性戀電影!哎呀呀,哪有什麼嚴重呢?後來,很多人乾脆就為了凸顯保守人士那種其實說穿了就是一種「homophobia」的懼怕心理,直接把語帶諷刺的「That Cowboy Movie」大拉拉地使用。我們也就這樣跟著一起用吧!

今天晚上(二十三日)我終於去看了這部片。(其實也不能說是終於,因為原本我就打算回來台灣的時候去看的呀!)沒錯,這個電影果然就如同許多評論(不論是職業組還是業餘組的)所說的那樣「悶」、「慘」、寫實…對於我來說,則是很多橋段都讓我感動(真的,心頭為之一震)。我想,等我有時間好好咀嚼完之後,再來說整部片給我的感受。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Jan 23 Mon 2006 01:14
  • 回家

飛機降落中正國際機場的時候,剛剛好從窗戶望出去,就是一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我還真從來沒有發現那面國旗可以如此醒目。經過了十四個小時的旅程之後,到家了!

也許是飛了無數次來回歐亞的航線了吧!十四小時已經不能讓我感覺漫長了!這次,一上飛機之後,就瘋狂看電影,這一次在從阿姆斯特丹到香港的十二小時之間一共看了兩小段的電視(一部Queer Eyes For Straight Guys;一部則是講服裝秀台上二十五件糗事),和四部半的長片(Corpse Bride、The Exorcism of Emily Rose、Proof、Shallow Hal和後半部的The Skeleton Key)。完全沒有睡覺。我自己都很訝異。然後,到了台北之後也沒有休息。晚上又約了朋友談保險的事情。坐在公車和捷運上赴約的時候,我一度以為我會不小心睡著,然後坐過站,但是還好,總是有在最後關頭醒來,從容下車。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吧!我承認我不是完人(是誰說處女座都龜毛地追求完美的呀?),我有時候也會做出很瞎的事情。在蔡爸爸的口中,這個就是「豬八戒」的行為。話說我昨天晚上就打包好準備要回台灣了,衣服收了收,褲子收了收,連鞋子、內衣、內褲都收好了呢!因為是回台灣,所以基本上帶的都很輕便,因為要把空間留給在台灣採購帶回來荷蘭的食物。接著我就很高興地去睡覺了,想說等隔天早上再來把手機、盥洗用品、小白(iBook)還有相機放進去背包之中。一早醒來,我還很高興地去盥洗,然後把牙刷牙膏都收好了!穿好衣服之後,再把拉拉雜雜的航空公司會員卡、機票、護照、相機、手機都帶上。結果,我發現我竟然找不到我的錢包。糟糕!(其實內心已經在驚聲尖叫了!)

第一個滑過腦海中的念頭就是:居留證。天呀!要是居留證不見,要去掛失,然後還要跑去另外一個城市的移民局申請返荷簽證。這樣起碼要搞掉一個上午。然後,還要掛失所有的信用卡,要打五家台灣的銀行,兩家荷蘭的銀行,也要掛失提款卡,這又是另外一家荷蘭的銀行和一家台灣的銀行。喔!天呀!神呀,請你千萬保佑我的錢包是忘記在辦公室呀!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前幾天讀到傳道書第三章那些文字的時候,心裡就浮現了一首歌。也許是因為「哭泣有時,歡笑有時;悲慟有時,舞蹈有時」那一句話的關係吧,又加上西班牙文版本那一連串的「tiempo de…」,不知不覺就哼出來了一首歌:Las almas del silencio<沈靜心靈>。

常常注意拉丁音樂的聽眾一定馬上就會想到Ricky Martin在2003年的時候發行了一張西班牙文的專輯,就叫做Almas del silencio。沒錯,我哼出來的這首歌就是出自這張專輯的壓箱寶,第十二首歌(如果不算Bonus track,那就是最後一首歌了!)。這首歌是西班牙一哥,Alejandro Sanz執筆的。整首歌就是Alejandro式的歌曲。一剛開始,鋼琴獨奏,接著加近大提琴的協力,勾勒出一首相當動人的歌曲。Ricky Martin稍微沙啞的聲音恰如其分地在整首歌曲中擔任主角,鋼琴和大提琴則像是在一旁跳著雙人舞。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宋家三姊妹,靄齡、慶齡、美齡,一個愛錢、一個愛國、一個愛權。這是每個中國人大概都耳熟能詳的故事。香港導演張婉婷在1996年拿了三姊妹的故事拍了一部電影,【宋家皇朝】。楊紫瓊、張曼玉和鄔君梅出演這三位左右現代中國政治命運的姊妹。張曼玉演的宋慶齡拿了一座香港金像獎的最佳女主角,喜多郎的配樂則是那一年金馬獎的最佳電影配樂。

也許因為這部電影是大陸和香港合作,因此呈現出來的觀點對於在台灣長大的我們也算是一種挑戰。因為幾乎被國民黨絶口不提的宋慶齡在這一片之中的前半段浪漫滿溢,而在後半段的電影之中堅毅果敢。而被那時的國民黨高捧的蔣中正竟然三不五時地爆粗口,宋美齡真正長袖善舞的手腕又被低估了。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凌晨三點半醒來的時候,澳網公開賽的轉播正在上演Henin-Hardenne和Sromova的對戰。我上網一面跟布魯斯打招呼,一面Henin-Hardenne正好不容易才拿下第一局。我們正在討論這樣子可能有得磨了。睡眼惺忪的我,那時候還跟布魯斯說,我只是看一下,馬上就要回床上去睡覺的!布魯斯叫我撐著點看等一下的Andy Roddick,我還開玩笑說,最好Henin-Hardenne來個直落二,Andy Roddick再來個直落三,這樣我還可以偷瞇個五分鐘,然後去上班。結果誰知道Sromova在第二局就扭傷了腳,負傷嚴重。Henin-Hardenne還真的就直落二過關。我是親眼目睹Sromova整個人扭到腳然後摔在底線附近的!下一個鏡頭,對手的Henin-Hardenne也感覺很吃驚,因為她回擊了那球之後,才發現對手已經摔在場上,爬都爬不起來。好不容易Sromova掙扎站了起來,走到臨近的一個位子上坐下,找來醫生緊急處治。我在想,她會不會就要棄賽了?結果沒有,繃帶捆一捆之後,繼續上場比賽。雖然最後她這一場落敗,但是,我想所有看到這場比賽的觀眾都會敬佩這種把比賽比完的精神。

網球比賽就是這樣。常常一個不經意,原本勝券在握的比賽會被對方逆轉。原本以為可以輕鬆過關的人反而被淘汰。前一天Hewitt就差點翻船,不是嗎?我六點四十五分再起床的時候,果然Andy Roddick在澳網的第二場比賽已經開始。直落三拿下對手。我很高興地跟布魯斯說再見然後去上班。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在辦公室裡,在私人生活之中,我常常會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英文信件或是訊息。先要來說說「莫名其妙」這個詞。注釋如下:無法說出其中的奧妙,也就來指稱事出稀奇,無法理解,不合常理的狀況。為什麼要用如此強烈的字眼哩?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衣櫥總是充滿想像。衣櫥裡面可以有一個怪獸電力公司,靠著怪獸晚上跑出來嚇小孩而得到足夠支撐怪獸世界的電力能量。衣櫥裡面也可以有另外一個夢幻王國,需要四個兄弟姊妹發揮力量,幫忙那些千奇百怪的居民脫離白女巫的魔掌。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一直覺得在國外理髮是真正考驗英文的時刻。「請你幫我把兩側及後面的頭髮推高。上面剪短,但是不要太短。請打薄,然後我想要那種可以用髮膠或髮油抓出來凌亂但是刺刺的感覺。」不簡單吧!我每次進理髮院之前,都得要好好想一下,不然還真會說的非常不順口,而且還穿插過多的「umm」語助詞。

在國外理髮,也是滿傷腦筋的。因為我們東方人的髮質是偏直而且偏硬。國外的理髮師說真的還真不常接觸這樣的髮質。除了中國城裡面的師傅,大概其他髮廊的工作人員都很不習慣。因為歐洲人的髮質畢竟軟多了,剪起髮來不用太出力。也就是因為這種不習慣,所以有時候去歐洲人開的髮廊剪頭髮還真是一種實驗。一個不小心,可能得要被週遭同學和朋友嘲笑一陣子。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台北同事冬日來歐洲出差,吵著要去看古堡。你也知道,初來歐洲的人總是會希望看看教堂,看看古堡。所以趁著這個週末天氣晴朗,一群人提議去在科隆(Köln)和波昂(Bonn)之間,一個叫做布魯爾(Brühl)的小鎮上的奧古斯圖斯堡Augustusburg)。我反正閒著沒事做,就決定跟著去看看。

星期六一早上九點鐘,我們一行七個人分兩輛車出發。天氣雖然晴朗,火紅的太陽已經升上,但是氣溫卻還是只有攝氏零下兩度。要命!還好車上暖氣夠強。不過我們該帶的手套、圍巾、大衣可是一樣也不敢少,通通都帶上了。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喜歡Madonna的人一定都知道Shep Pettibone。他和Madonna一起寫了不少歌也製作了不少有名的排行榜金曲,譬如<True Blue>、<Vogue>等等。在1990年的時候,他還力捧過一個新人,Paul Lekakis

話說這個Paul Lekakis原本是個男模,他是在歐洲走秀的時候被挖掘的。然後就灌了一張紅遍歐陸的迪斯可金曲:<Boom Boom (Let's Go Back To My Room)>。後來在Sire唱片發了一張專輯:「Tattoo It」。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在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在2005年12月24日那一期(Volume 377, Number 8458)之中的一篇文章<Frequent-flyer miles: Funny money>之中讀到原來航空公司銷售給夥伴信用卡發行公司的哩程大約是二美分一哩(新台幣0.66元,如果匯率是1:33的話)。那麼一哩的成本肯定更低。這可真是穩賺不賠的生意呀!怎麼說呢?

看看我們要用多少錢才能換得一哩的哩程哩?新台幣25元。那將近是信用卡公司付出的代價的38倍。那麼航空公司對於發出去的哩程需不需要認列或有負債呢?因為至少要15,000哩才能夠換一張來回機票。對於一段15,000哩可以換得的航程來說,一個機位成本大概也才僅僅25元美金(新台幣825元)而已,但是消費者其實花的精力絕對不只那區區825元新台幣。所以對於航空公司,這實在太划算了!難怪很多航空公司瀕臨破產,但是飛行常客計畫部門通常是最賺錢的,而且必須支撐其他賠錢部門的損失。而且,換免費機票都還要另外支付機場稅呢!所以基本上航空公司並沒有為一張免費機票付出太多的代價。但是卻可以贏得消費者的忠誠和喜悅。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不是為了Ashton Kutcher艾希頓庫奇也不是為了Amanda Peet艾曼達佩特去看這部電影的。說起來好笑,我竟然是為了電影的海報而去看電影。對,我就是那種可以為了某一種莫名其妙的理由跑去看某一部電影的人。

我就是喜歡那樣黑白四格快照的感覺。我總是覺得快照機通常都會把人照的很醜,很像是犯人進入監獄的檔案照一樣。尤其前一陣子偉大的中華民國政府規定了一大堆要露雙耳、不能夠笑、還要目視前方等等的龜毛護照照片規定。長久以來,我就覺得要能夠用快照機器照出好看照片的話,那個人一定要有相當相當燦爛的笑容和快樂的神情才行。所以,我一看見Ashton Kutcher和Amanda Peet那樣的照片,我就有一種感覺:我應該會喜歡這一部電影。而事實上,我還真的滿喜歡的。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今天(2006年一月十二日)早上接到了一封讓我很開心的E-mail。中時電子報的編輯部落格來了一封信說,我的這個「流浪到他方之甜蜜生活」入選為本週五個嚴選優格之一。有點被肯定的快樂。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我很喜歡的一張老專輯,Carole King卡洛金在1971年發行的專輯:Tapestry織錦畫。不過,我真正跑去把這張專輯找出來,那是好久好久以後的事情。基本上,我也是1974年才出生的。可是這張在我出生前三年所初出版的專輯,竟然可以在我高中/大學(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期)還繼續給我的生活上帶來某種程度的震撼,其影響力不言而喻。

這是那一年葛萊美的年度最佳專輯。那一年,卡洛金也同時用專輯中的歌曲It’s Too Late拿下了年度最佳唱片、You’ve Got A Friend拿下了年度最佳歌曲。再加上年度最佳流行樂女歌手,她是第一個一次拿四座葛萊美獎的女藝人。這個紀錄,一直要到了好後來,才被Lauryn Hill打破。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arole King(卡洛金)在1971年有一首很紅很紅的熟女之歌「It’s Too Late」。那是那一年葛萊美獎的最佳年度歌曲。也是蟬聯排行榜冠軍五星期的歌曲。單曲背面的另一首歌則是另一首有名的歌曲「I Feel The Earth Move」。

It’s too late,字面上直接翻譯過來就是中文的「太遲啦!」。為什麼事情大呼「太遲了」呢?卡洛金描述著,她躺在床上整個早上,什麼事情也沒有作,只是殺殺時間罷了!為什麼什麼事情也沒有做地浪費大好光陰哩?因為,她心裡覺得不對勁。她也不想要再騙自己,還是硬要改變什麼了。過了這山,就看不著那店。該喊停,就要喊停了!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其實看Ryan Phillippe(雷恩菲利普)演戲是一種享受。有臉蛋、有身材、有演技的男星在這個時代還真不多見了。雖然好萊塢的小報一直在報導他的際遇似乎沒有他太太Reese Witherspoon來的順,但是似乎Ryan Phillippe也不引以為意,他把自己定位在製作人多於演員。所以,Ryan Phillippe拍的片子也有一定水準。這一部2003年的電影【The I Inside】也是一樣。

這一片似乎沒有得到它應受的矚目。看這一部片其實會讓人想到許多相同類型的電影:後來的【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之前的【Mememto】、甚至【The Sixth Sense】。這並不是說題材大同小異而沒有什麼看頭,正是因為這種拼圖電影各有各的千秋,所以看的觀眾也備受挑戰,得要花腦筋用心看,才能夠跟得上拼圖的過程。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六點鐘商店關門之後,阿姆斯特丹的喧囂就會馬上安靜下來。馬路上的行人減少,平常人山人海的觀光客也都紛紛尋找著餐廳去了。配合上冬季早臨的黑夜以及凜冽的空氣,這個時候的阿姆斯特丹在靜謐之中別有另外一種孤清的感覺。

阿姆斯特丹總是會在夜晚裝飾得很美。黃色的街燈亮了起來,沿著運河兩旁一字排開,加上水中倒影,波光瀲灩,真的如詩似夢。有時候再加上一層迷濛的霧氣,更是在茫茫的空蕩之中有一種特殊憂鬱,卻又浪漫的感覺。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