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幾個早晨,寤寐之際(其實應該只能說是寤之際,因為是剛睡醒的時候),我會有種小時候去溪頭的感覺。我也很難形容那是怎樣的感覺,大抵上就是微冷微濕的空氣然後讓關著窗的室內造就了一種加上被子剛剛好的溫暖,最適合懶洋洋地賴床。為什麼會跟溪頭有關哩?因為小時候,我那其實很愛旅行的父母會每年帶我們去溪頭和日月潭幾次。在溪頭的山中,早晨起床的時候就是這樣因著山嵐和微霧造就了那樣恰到好處、適合賴床的溫暖。

我現在尤其鍾意這樣的天氣。歐洲因為緯度高,荷蘭也是海洋型氣候,所以只要不是熱浪的酷暑或是低溫的嚴冬,發生這樣溫度的機會還頗高。這個時候,起床梳洗上班簡直就是一種嚴酷大挑戰呀!總要天人交戰個好一會兒,才會讓理智說服懶散,然後坐起身,揉著惺忪的雙眼,慢慢展開一日的生活。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