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la, Che Gioia Vivere!
是吧!歡樂呀!生命~~

目前日期文章:2005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故事總有個很夢幻的開始。男孩在火車上遇見了女孩,就在他要搭機離開歐洲的前一天。跟女孩搭訕之後,他突兀地邀請女孩在旅途中下了火車一起同遊維也納。交談之中,愛戀的熱情開始蔓延,但是黎明破曉的時候,他們還是得各朝各的既定方向行去:男孩要趕飛機回美國;女孩搭著火車繼續往法國去。沒有留下完整的姓名,沒有留下連絡的電話,沒有留下通訊的地址,只有一個六個月之後在同樣城市中這個地點見面的約定。

電影在這裡結束。留下了一個遐想的空間。那一年是1995年。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an 24 Mon 2005 06:53
  • 魅影

在華盛頓的時候,有一個早晨,我和朋友一起走進在中國城的電影院,看了新上映的歌劇魅影。這大概可以說是繼真善美之後,第二部我可以從頭跟著唱到尾的電影了!不過,真善美是因為從小到大看了許多次,媽媽珍藏的黑膠唱片也聽了許多次,所以自然琅琅上口。歌劇魅影則是另外一個故事。

高二的時候,我跟著同學去參加合唱團。不記得是那一次放學之後的團練,社團裡有人(如果沒有記錯,我記得是Brandon)問我,「聽過歌劇魅影沒?」我還在心裡想,歌劇是那種我聽了很多,但是沒幾個有留下深刻印象的。但是,從來也沒聽過有個叫「歌劇魅影」的歌劇呀!於是,我很疑惑地搖搖頭。不知道。沒聽過。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耳中傳來一陣車輪踩踏過昨夜雨後濕漉漉馬路上積水的聲音,潛意識才不甚願意去喚醒熟睡的雙眼。我還可以感覺到緊閉的眼皮在做最後一陣的掙扎:「再讓我瞇一會兒吧,才清晨哪!」但是還是經不起好奇心的作弄,緊閉之後睜開!眨眼之間看見窗外已經明亮的天空。我看見眼前床頭櫃上擺設的手錶,時針指著九點!再瞥頭看見身旁的男孩還熟睡著。男孩熟睡中的臉龐有著一絲絲的微笑。

男孩麥色肌膚在朝陽照耀之中閃爍。濃眉下的雙眼還緊閉著。他趴在床舖上,白色的被單只有一角橫過他的腰間。我不用爬起身,就可以看見他的臀部和彎曲的右腿。他的雙手緊抱著枕頭,枕頭墊著頭。我可以感覺得到他微微的呼吸,彷彿可以看見因為呼吸,身軀的上下起伏。淺棕色的頭髮凌亂地可愛。然後我想到昨夜的溫存,我在嘴角展露出一絲絲微笑,深怕太明顯的微笑會被誰奪走似的。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4年的十二月,回台北家的時候,我帶了一瓶奇揚提紅酒(Chianti Classico,那個Ch要發注音符號中ㄎ的音)。然後在台北逛大潤發的時候,轉頭看見店裡正在促銷薄酒萊新酒(Beaujolais Nouveau),於是手癢地拿了一瓶結帳回家。在台北的兩星期,我就一個人大部分喝完了這兩瓶。這是因為我爸媽似乎沒有很有興趣,只是淺嚐輒止。不過,這並不表示他們不愛喝酒,事實上同一時間,我也帶了一大瓶黑牌的約翰走路給他們呀!

我不記得我第一次喝紅酒是什麼時候了!大概是哪一次大學的時候的導生會的場合吧!我起先倒從來不是紅酒的愛好者。那個時候我比較鍾情螺絲起子(就是伏特加加上柳橙汁的調酒)。而且,一開始我一直覺得很好奇,我一喝紅酒只要連續兩三杯下肚,我就會開始感覺暈眩了!反而喝了酒精濃度較濃的高粱快半瓶還清醒地可以走直線。我總覺得我跟紅酒大概就是不對盤吧!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月十四日星期五,早晨六點二十分我就與同事一起出門,開車到阿姆斯特丹去半英國簽證。我上一次的英簽在去年十二月中的時候過期了。

有很多人都問我,你不是都在荷蘭了嗎?去英國還要簽證呀?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住大直。在以前,大直是那種雖然位在台北市中間位置(真的!大直可是在中山區,遠比士林、北投、內湖、南港、文山那些區都要離市中心近。),但是從來就沒有幾個朋友願意跟我約在大直。原因都是:好遠喔!有一陣子,我都在想,大直大概就是因為太山明水秀了,所以給人的印象好像在深坑還是五股一樣。

這一次回台北,竟然很出人意料地,有朋友打電話來:「等下我們在你家那邊見面吧!」雖然以前也跟朋友相約在大直過,但是那都是我耍驕縱,硬是拉著人家來大直的原因。這可還真是破天荒有人主動要來大直哩!原因其實只有一個:美麗華。

bryan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